首頁—文昌—正文 分享
文昌溪北書院明年初將進入修復階段
2019年11月12日 15:20  來源:南國都市報 

  在雄偉壯麗的鋪前大橋下,文昌的文北中學內坐落著一座古建筑群,坐北朝南,面闊三開間,規模宏大。它是我省保存最完整的大規模清代建筑群之一——溪北書院。然而,歷經百余年的風雨洗禮,年久失修,如今的溪北書院損毀、房屋坍塌情況越發嚴重,令人惋惜。好消息是,這座歷經滄桑的溪北書院,將在明年年初進入修復階段,即將煥發新的光彩。

書院西廊旁的齋舍倒塌
書院西廊旁的齋舍倒塌

  南國都市報記者 田春宇 文/圖

  桃李芬芳120載

  承載厚重當地特色文化

  遠遠望去,紅墻綠瓦,一進連著一進,紅色的琉璃飛檐,暗紅的朱漆墻壁。隨墻蔓延攀爬的綠藤,歷史滄桑中透露出一種精致秀美。

  溪北書院的頭門、講堂、經正樓這三座建筑,共同建成了溪北書院的中軸線,象征皇權禮法的嚴肅地標建筑;東西的兩側各有一條長長走廊,連接起了講堂和經正樓。

  120多年來,溪北書院桃李芬芳。1893年(清光緒十九年),溪北書院由文昌鋪前鎮出身的清末著名書法家、詩人潘存發起,在廣東總督張之洞等人的支持下籌資建造而成。溪北書院建成之后至宣統三年間,不少學者曾在此講學,一時人文興旺,人才輩出。

  書院留下的“講堂”和“經正樓”兩塊牌匾的題字,其中繁體“講”字,據傳其用意是世間有講不完的道和講不完的學,為人師者要謹慎自己口中所出的話語;在“溪北書院”大門的隸書匾額上的繁體的“書”字,寓意世上有讀不完的書,世人當謙虛向學。

  2008年,鋪前鎮被評為“國家歷史文化名鎮”,這與溪北書院不無關系。鋪前鎮是我省歷史上地位獨特、文化多元的僑鄉名鎮。溪北書院,它所承載著歷史人文內涵,彰顯著鋪前厚重的漁港文化及僑鄉文化,它在人文興盛、人才輩出的文昌顯得地位殊勝。

西廊
西廊

  孤獨矗立文北中學內

  齋舍崩塌過廊損毀

  11月10日下午,溪北書院內僅逗留著幾位附近居民。這座古建筑歷史積淀深厚,卻冷清孤寂得令人畏懼。

  走遍書院,除了細節雕琢精致,建筑風格古韻故鄉,這里留給人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依然破敗。尤其是東西廊兩側的齋舍等的坍塌,殘留的建筑體依然難掩古色古香,被雜草和綠樹侵蝕,更令人扼腕。

  書院始建初期為20多畝,而今不足10畝,大多土地遭侵占做其它用途,經正樓后排側屋原為舊式磚瓦房,已被改建為三層宿舍樓,與原貌格格不入。

  吳大媽的家與溪北書院僅隔著一條小路,她每天會到這里鍛煉身體。看著殘敗的古建筑,她多次嘆氣惋惜,“之前也修復過,但是不少材質已被替換了,威馬遜臺風重創之后,倒塌的房屋讓我們覺得很可惜。”吳大媽說,不少華僑返鄉或者書院出去學子返回來看到此情況都難掩悲痛。她說,如今溪北書院僅有文北中學的組織學生定期前來維護衛生而已。

  在文北學校近10年的吳鵬曾見證近年來書院逐步的衰敗。“七八年前,我們還在邀請古建筑學家考察,想要逐步修復保護起來,還沒有做起來,一場臺風就吹毀了東西側的齋舍,我當時看到如此完整的古建筑就這樣殘敗了,心里非常難受。”吳鵬回憶起當時的心情,依然情緒激動。在他眼里,溪北書院儼然成為矗立中學內的孤獨殘敗“老者”,亟待拯救。

  文昌文北中學校長沈文略介紹,雖然學校受相關部門委托定期簡單清理,但卻無法修繕這里的一磚一瓦。由于書院所處位置在學校內,每日游客來往頻繁;其前方還有一方水池,導致學校管理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

  預計明年初啟動修繕

  計劃將溪北書院獨立規劃

  如今,文昌溪北書院入選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它殘敗的現狀何時能有所改觀?

  文昌旅文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溪北書院列入我省文物+旅游三年計劃。去年下半年,文昌啟動溪北書院二期維修工程,其中包括臺風損壞的東西中作、以及半池等部分,設計方案已得到省文物局的審核,通過專家的評審。此項目今年下半年將進入政府采購及招投標階段,真正的進入修繕階段的時間預計在明年年初。

  考慮到學校安全管理及溪北書院未來作為景區景點的發展規劃,在修繕過程中將會修建圍墻,將溪北書院獨立出來,在東側重設出入口。“將最大程度恢復歷史原貌,打造傳統文化建設基地,配套旅游標準設施,考慮研學旅游發展方向。”該負責人透露。

  海南大學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古建筑專家閻根齊教授曾多次考察溪北書院。他建議相關部門在修繕過程中,務必堅持修舊如舊,“不是保留原來的樣子就行,而是原來的技術、材質,整體面貌和布局不要變動,文化的符號和積累要從細節保留,減少損壞,避免文化產生斷層。”閻根齊建議政府部門要加強對其建筑風格等文化內涵的挖掘;在修繕和保護起來后,加大開發利用,充分發揮溪北書院在文明建設中的作用。

編輯:葉霖嘉
湖北Ⅱ选5走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