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僑務傳真—正文 分享
南僑機工精神永流傳
2019年10月29日 09:31  來源:海南日報 
南僑機工運輸抗戰物資的軍車行駛在滇緬公路上。
南僑機工運輸抗戰物資的軍車行駛在滇緬公路上。
 歸國前的南僑機工在南洋合影。
 歸國前的南僑機工在南洋合影。
1941年3月2日,功果橋被炸后,南僑機工用渡船連成浮橋,運送軍用物資。
1941年3月2日,功果橋被炸后,南僑機工用渡船連成浮橋,運送軍用物資。

  南僑機工精神永流傳

  文\海南日報記者 習霽鴻

  10月26日上午,在海口騎樓老街國新書苑,“紀念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抗戰80周年圖片雕塑展”上,海口市濱海九小三年級學生林睿祺不顧周圍的嘈雜,向眼前的《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服務團》石雕端端正正地行了一個少先隊禮。許多小朋友也紛紛跟著舉起了自己的右臂。

  這是海南省舉辦的一次較大規模的紀念南僑機工展。許多人慕名前往觀展,向英雄先輩們獻上自己誠摯的敬意。

  機工精神永流傳 停不下追隨的腳步

  “我們對歷史最好的尊敬就是不去忘記。對于一個民族來說,只有不忘本,才能開創未來。”這是展覽解說詞中的精句。為了這個原因,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南僑機工后代與眷屬們都在努力奔走著。

  在展覽現場,海南日報記者看到許多身著藍色制服的眷屬志愿者,高齡者已逾古稀,年輕些的也已是花甲之年,他們為展覽提供資料,也提供講解等志愿服務。

  在展館內,現居海口的南僑機工親屬葉軍為游客解答問題,覺得不夠直觀,他一抬手:“走,上三樓我對著展板跟你們好好講。”七旬的葉軍腿腳并不那么方便,他半側著身子,雙手緊攥著樓梯扶手,左腳需在一級臺階上等右腳同踩上來后才能再慢慢往上探一級。有人來扶,他擺擺手:“不要緊,有照片你們看得方便些。”

  專程從云南昆明趕來的南僑機工后人張云鵬架起梯子,小心翼翼地爬上去,重新懸掛被孩子碰倒的展布。他剛剛得知又有好幾所學校預約來參觀,在策展人、雕塑家陳學博的提議下,他決定和妻子李莉萍取消次日返滇的機票,繼續留下來為大家服務,“展覽用得上我們,我們就待在這里。”

  這些忙碌的南僑機工親屬中,有許多人直至父親離世才獲知其南僑機工的身份。張云鵬就是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翻到了父親寫的回憶錄,才揭開了這一段往事。“你讓我講更多關于我父親的故事,我講不了,我也都是從檔案里查到的。”張云鵬攪動著咖啡,輕嘆一聲。

  2007年,葉軍與妻子符永芳在《再會吧南洋》一書中看到了岳父符國壁的照片,才知道早逝的父親原來也是一名南僑機工。從海口一路尋到昆明,在云南省檔案館,葉軍夫婦終于翻到了父親的相關記載,情難自已、掩面而泣。

  父親的故事搞明白了,還有其他800多名瓊籍南僑機工都在哪兒呢?葉軍夫婦根據《再會吧南洋》作者陳達婭提供的線索找了兩年:“他們值得我們銘記,他們的精神也需要我們后人傳承下去。”

  2009年,苦尋無果的葉軍夫婦尋求《南國都市報》幫助,刊發了《南僑機工親屬,你們現在還好嗎》。二十多人打來電話,葉軍夫婦逐個聯絡、核實,得知還有南僑機工健在,二人又逐個登門拜訪,幫助久居農村、不聞世事的老人們搜集檔案,為他們申請政策補貼。

  雖然愛侶已去世多年,葉軍卻不曾停下尋找的腳步:“現在還不能排除有南僑機工健在的可能性,只要有一點點希望,我就要繼續找。”

  張云鵬也是從2007年退休后正式踏上了這一旅途。他的妹妹張田玉參與搜集、整理南僑機工的照片和史料,并對照檔案館的資料名錄,逐個核對每一張照片的所屬人信息。“600多張素昧平生的南僑機工的遺像就擺在她的家里,但我們都不覺得害怕,反倒覺得很親切。”張云鵬夫婦則是主要負責宣傳,他們自費參加了世界多地紀念抗日華僑的很多活動,并帶領各界人士一遍遍重走滇緬公路,妻子也當起了志愿講解員。“四年前就覺得身體扛不住了,我們年紀也大了,當時決定忙完那陣子就不做了。但是心里還是放不下,你看,這一趟我們不是又來了嗎?”

  高規格展覽受熱捧

  10月26日, “紀念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抗戰80周年圖片雕塑展”的志愿講解員李莉萍又是一口氣連講了6場。“每天都有很多人過來參觀,尤其是周末。”李莉萍咽下一口水,潤了潤嗓子。因為參觀者眾多,她和海口南僑機工眷屬聯誼會會長黃良妹必須得輪著講解,嗓音才不致沙啞。

  這次的展覽由海南省歸國華僑聯合會、海口市委統戰部指導,海口市歸國華僑聯合會等單位主辦,海南省雕塑藝術學會等單位承辦,共分為《祖國召喚》《共赴國難》《血鑄豐碑》《功返南洋》《光照千秋》《重走滇緬路》等幾個部分,展出歷史文獻資料、照片800多張,以及海南雕塑家陳學博創作的《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服務團》原稿局部、《僑光》等雕塑作品7件。

  “以往各地辦南僑機工展都只展出圖片,我就想著要讓形式更豐富多樣一些。”策展人陳學博為此頗費心思,專門將自己幾件相關的雕塑作品運到了展覽現場,其中2件更是高達3.5米。云南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抗戰歷史研究會副會長湯曉梅看后盛贊:“展覽突破以前一貫模式,有新意!”

  展覽本計劃只在海南省圖書館辦一場,沒想到9月首展后反響熱烈,應廣大市民要求,10月18日,巡展又在國新書苑開幕,展期15天。

  錯過了首展的8歲小姑娘王婧瑜早上7點就爬起床,跟著哥哥王鑫龍從長流鎮趕來觀展。她拉著哥哥的手緊跟在講解員身后,生怕漏掉了只言片語。在角落里,一位白發婦人獨自一人弓著背仔細而費力地看著展品,她不愿意透露姓名,只低聲說:“我有個去抗日的鄰居,死在戰場上了。看到這個展覽,就好像他又回來了。”

  除了散客之外,還有許多單位、公司、學校組織人員集體觀展。采訪期間,陳學博不斷接到預約參觀的電話。許多學校紛紛提出希望主辦方能在校內設置一間南僑機工的永久展館,也有許多學校希望主辦方能夠走進學校進行巡展。

  “家長和孩子成為共同學習體,感謝主辦方給了這個機會。”海口市濱海九小校長潘華莉為展覽豎起大拇指。

  赤子丹心筑功勛

  1939年,當時中國唯一的國際運輸線滇緬公路(云南昆明至緬甸臘戌)通車,國內幾乎所有抗戰物資的運輸都指望著這條“輸血管”。然而,國內掌握駕駛、維修技術的人卻是鳳毛麟角。南僑總會因此發出招募通告,號召海外華僑積極投身救國。短短10天就有上萬華僑報名,最終3200多人通過資格審查、回國效力。這個團體被稱為“南僑機工回國服務團”,其中原籍海南的就有800多名。

  1939年除夕,在新加坡紅燈碼頭,第一批80名南僑機工從這里啟航歸國。“他們都還穿著西裝,頭發梳成當時最時髦的大背頭,油光水滑的。”南僑機工后人張云鵬指著展出的老照片說,機工回國后用農田水刷牙,吃咸菜就饅頭,晚上睡稻草,“和他們在南洋的優越生活相差甚遠”。

  由于鋪設的是彈石路,滇緬公路路況極差。“一部新卡車在南洋正常可行駛五六年,在那里只能跑五六個月。”站在一張滇緬公路的照片前,海口市南僑機工眷屬聯誼會首任會長葉軍介紹,路況差,危險系數增加,雨季時,車子常常止不住地溜坡,“稍有不慎就車毀人亡”。

  比路況更要命的是地勢之險。總長不過1146公里,滇緬公路卻穿越了六座大山、五條大江和無數懸崖峭壁。行進其中,一邊是600多米深的峽谷,一邊是海拔3000多米高的高山,坡度在30度以上的路段就有十幾處,每一處都驚險萬分,一不小心就會落入萬丈深淵。“跑鷹嘴崖的時候,一側輪子是懸空的,他們得隨身帶一塊木板先鋪上。”站在《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服務團》石雕前,張云鵬指著邊上的一處,用手比劃出木板的位置。已故南僑機工許海星在其《新生日記》中寫道:“在這段路時時都可以看見翻車,我們在這段路四十多公里中看見了四部車翻了下去。”

  雨季常遇塌方,深山常有瘴氣。“白茫茫的一片,遠看以為是霧氣,走近才知道是瘴氣。”想了想,張云鵬補充道:“還有瘧疾,染上了不得了。”

  即使僥幸闖過了上述所有關卡,沿途卻還有日軍的轟炸。海南唯一健在的南僑機工張修隆當年負責運送汽油,炸彈無數次在他身邊爆炸,濺起的泥土蓋住了他大半個身子,日軍一走,他拍拍身上的土,又繼續趕路。在文昌的家中,張修隆老先生坐在太陽底下,癟著嘴含糊不清地說:“大不了一死,我不怕。”

  種種艱險,重重難關。在這等惡劣的環境下,從1939年3月至1942年5月,南僑機工們運送了10萬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搶運了約50萬噸軍火、15000余輛汽車。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趙凱娜
湖北Ⅱ选5走奖图